• <object id="yio4u"><u id="yio4u"></u></object>
  • 中國工業設計之父: 設計如何改變未來?

    作者: 來源: 發表時間:2018-08-22 10:04 AM 點擊:Loading...

    4月10日晚,中國工業設計之父、清華大學美術學院教授柳冠中結合自己五十多年的設計和研究心得,在清華大學新清華學堂,發表了名為《設計改變未來》的主題演講,指出設計是生活方式的創新,中國人要確立真正的文化自信,要改變現在瘋狂消費的習慣,不能鼓勵占有,要提倡使用,建立共享型生活方式。柳冠中教授同時還分享了共享廚房、移動住宅、迅捷方便的登機過程等許多令人腦洞大開的設計方案。

     

    中國工業設計之父: 設計如何改變未來?

     

    工業設計是實事求是地解決問題

     

    針對大家通常認為設計就是“美觀、炫、酷”的觀念,柳冠中教授指出這樣的認識遠遠不夠。

     

    他結合實踐經驗,分享了自己工業設計思想的發展過程。建國初期設計追求美觀為主,以人民大會堂為例,人民大會堂的宴會廳看著燈火輝煌,但起初吊頂是木龍骨吊起來的,1960年代時,一開會吊頂上面的溫度就達到40度,而木材達到40度以后容易自燃。因此每次辦宴會,天花板上面就有一個消防排拿著滅火器在值班,有時哪個首長來了,消防隊員值班的時候掀開板子看,有一兩次,口袋里的東西就掉到飯桌上了。在壯麗的宴會廳大燈背后其實是非常艱苦的維護工作。這使他深深認識到設計絕不只是要好看,還要考慮到背后的許多問題。

     

    中國工業設計之父: 設計如何改變未來?

     

    上世紀70年代我國外交路線的勝利,需要建設大批小型外國使領館。柳冠中在做了現場調研后為23號使館做室內設計時,實事求是地將燈具嵌隱于較低矮的頂棚內,保證了照明需求的裝置,但習慣制造大型吊花燈的工廠卻認為他的設計“不叫燈”。這件事使柳冠中突然醒悟:他設計的不是“燈”,而是“照明”!這使他開始思考事理學,明白設計的不是“物”,而是彼時彼地“外因”限制下“目標”的解決方案。

     

    柳冠中教授一針見血地指出工業設計不是設計一個物品,而是要實事求是地解決一個問題。時代已經不同了,我們必須重新思考衣食住行的新方案,他鼓勵設計師和企業思考本質問題:“我們要的不是洗衣機而是干凈衣服”、“廚房不只有柴米油鹽還要有天倫之樂”、“我們要的不是房子而是家”、“交通方式要考慮省時便利”,他鼓勵設計師全面思考問題,指出“沒有系統思維的設計師不是好的設計師!”

     

    他鼓勵大家參考借鑒香港利于溝通鄰居關系,節約資源的共享洗衣房,“共享經濟,共享服務社會的到來,這是未來要經歷的”。

     

    柳冠中教授同時也坦率批評了那些不符合中國人生活方式的設計:“三年前組織一個評比,評獎的廚房是什么?你們大家都想不到,40、60平米的廚房,名字叫什么?巴黎左岸,盧浮宮,這是給誰用的?當然不要給他獎了,這不是發展方向。我們中國人家里多數就是幾平米的一個廚房。意大利的廚房,德國的廚房在中國人不適合。中國的廚房要解決中國的飲食習慣是什么,中國65%的家庭是三五口之家,下班回來夫婦倆累了一天,小孩學校回來,回到家里的傍晚的4、5個鐘頭是最珍貴的,你讓妻子到廚房做八大菜系,不可能,恐怕我們就要思考這個廚房是我們一家人天倫之樂的一個非常難得的時光。這一家人在一塊兒吃飯,不僅僅是為了吃飽肚子,是溝通交流的空間和時間。我們必須思考,廚房的本質是什么?我們廚房的未來是什么樣子?”

     

    中國工業設計之父: 設計如何改變未來?

     

    他特別分享了他的團隊設計的COOKBAR方案,這個方案是在小區里設計一個公用的廚房空間,各家買了材料去加工分享,小區里或者是親朋好友的聚會都可以到此舉行,第一次用一種服務系統解決吃飯問題,等于大廚省掉了,每一個人都是大廚,而且刷碗也不用管了,大家還可以一起交流。這個很有人情味的方案令不少觀眾覺得耳目一新。

     

    中國問題需要中國方案

     

    雖然中國一直被稱為制造大國,但柳冠中教授也直言不諱地說,中國雖然有工業,但還沒完全實現工業化,對產業的整合還很不夠。中國的工業有點過于依靠引進,創新不足,“我們說中國是制造大國,但是這個‘制’是誰的?我們是加工型的制造大國,‘制’是人家的標準工藝流程,流水線是人家的。我們只是‘造’。”“大量的東西是引進的,核心技術是別人的,我們每年生產很多汽車,但是發動機等核心技術不是德國的、就是日本、美國的,”

     

    中國工業設計之父: 設計如何改變未來?

     

    中國要轉型,實現產業升級,就要在工業設計上有突破,走出自己的創新之路,“設計不是表面的模仿,設計要靠創新”,“工業設計最大的特點是生產關系變了,產業鏈發生改變了,分工合作機制發生變化了,設計不理解這個,將永遠在后面爬,而我們現在很多人還不明白。”

     

    他指出“時尚都是短命鬼”,提醒中國設計師和企業不要急功近利,要沉下心來用心思考人類到底需要什么,用心塑造品牌。

     

    他強調解決中國的問題既不能跟著西方的老路走,也不能不在傳統的基礎上創新,在如何運用傳統的問題上,他強調要學習傳統的精神,而不能一味地在表面堆砌祥云、斗拱這些傳統符號。

     

    “解決中國的實際問題,這就是事理學的核心,研究外因,然后去選擇組織內因,甚至于給內因出題目。”

     

    他特別提出設計是除了科學和藝術之外,人類的第三種智慧,“設計對中國來說,能使中國的未來不被毀滅。”

     

    中國工業設計之父: 設計如何改變未來?

     

    要認識工匠精神的本質

     

    在回答現場觀眾有關中國工業設計人才如何培養與發展的提問時,他強調要好好解讀工匠精神,“工匠精神的本質是什么?是鍥而不舍,精益求精,不是當工匠。13億人都當工匠,還是打工仔,我們要的是工匠精神,干什么事都而不舍,精益求精。沒有大國重器,工匠干什么?為什么做得精密,是為了大國重器,要有目標。”

    下一篇:cmf設計為什么這么火熱?產品設計CMF四個重要轉變告訴你!

    上一篇:從子彈短信說一說:產品設計的第一性原理

    182tv午夜福利香蕉